YOGERK

卜岳||脑瘫||Drarry

牛桃。夜行路没有光(全文)

AB使我痛哭

溶溶13-26:

CP:吴亦凡x黄子韬


ABO,但是其实没太发挥这个设定,有一点肉,不太好吃。结尾要我说的话是HE。


不上升真人。喜欢可以点小心心或者评论,不用关注我。♡
 
 
 
正文
 
 
 
觥筹交错,吴亦凡试想中的再会场景之一,因此目光相交的时刻他游刃有余地对人点头致意,好像他们只是多年未见的老友——省略掉某些方面,也确实如此。


省略掉的某些方面里包括很久以前吴亦凡手机上的17个未接来电,和更久之前也更加青涩的唇齿纠缠。他们默契地不提未来不提过去,彼此都努力地将其当成一时消遣,无关情感,也没有真情实意。


即便不考虑一切外界因素,单是性别也注定了不可能。男性双A是不被大多数人看好的结合,两方都太强硬,没人甘愿牺牲一点儿来嵌进对方的怀抱,就连信息素都本能地互斥。十九岁的黄子韬还没到性别分化的年龄,不过父母双A几乎钉死了他未来的性别。


若是当时吴亦凡还抱有他或许会分化成Beta的幻想,今日一见也终于该了结了。正装的青年在和人聊天,腰背挺得很直,该是一副强硬态度才对,眼角眉梢却都是笑意,自信温和却丝毫不显弱势。他不再亲昵地挨近对方,也不似从前习惯性带着上扬的尾音,不紧张,不讨好,不排斥——恰到好处的致命的吸引人的态度。似乎聊的投机,三言两语已熟络起来,亲近地互相碰杯。一时间吴亦凡惊异于他将alpha气息隐藏地滴水不漏,他怕什么呢?alpha这个性别本身就够令人骄傲的了,更何况还是娱乐圈这样的地方,无论是被O纠缠还是仅仅闹出绯闻,A都绝不会是吃亏的一方。思索一番后又了然,太久没见了,吴亦凡都快忘记了,他的Tao最反感弯弯绕绕和歪门邪道,硬要在这潭浑水中生出一朵莲。


他的小豹子小心翼翼地将尖锐莽撞的棱角包裹在皮囊里面,在有能力露出利齿后反而选择了更温和却神奇地更有压迫力的微笑,别人看不见他尖利的爪和牙,却从那由上而下压来的气势里知道他有。
  
  
  
“撒娇?以前会,现在……现在不会了。”节目上说这话的少年当天回去就被队友们取笑了个够,就连他自己也只讪讪地摸摸鼻子没能反驳。他知晓自己确实不够成熟,逞强般的不再撒娇和强撑的坚忍疏离姿态不等于成熟,他知道。他只是在模仿他22岁的目标。少年心里的Kris哥哥完美如神祗,他们不能在一起,这没关系,至少他能成为像他一样的人。


十九岁的黄子韬只对了一半,他们确实不能在一起,可他也没有变成他。


坚定相信自己会分化成alpha的黄子韬没想到中了个小概率事件,成了最庸常的beta。这给他带来了一点打击,但是没关系,他不依仗这份天生的优势来成功。
  
  
  
独自倚在阳台的人缓慢地扬起头扭了下脖颈,然后低头抿一口酒,吞咽时喉结上下滚动。世界浓缩成他的剪影。


吴亦凡走近他,只是好奇。


咖啡和茉莉,还有青橘树枝的芳香,酸甜发涩,不带丝毫攻击性,一时间吴亦凡分辨不出这是单纯的香水味还是他有意收敛后的信息素。


他向吴亦凡致以小小的微笑,然后自然地移开视线,盯着手里酒杯。


“里面太多人了,出来透透气。”


有什么不一样了。


他没那么瘦了,头发打理得很好,刘海上撩清爽又英气。眼睛呢,眼睛原来不需要浓重的眼线眼影也足够深邃。只是这双眉眼没有如过去一般黏附在吴亦凡身上。望来的时候瞳仁里温温柔柔地写着四个字,好久不见。


原来是这里不一样了。


他们聊了近况,关于各自最近的行程和商业活动,话题不痛不痒,是与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能聊的话题。没有记者在,所以不必避讳,途中有人加入攀谈了几句,还交换了手机号。


“我回国以后换号码了,你记一下吧。”黄子韬一边说一边伸手等吴亦凡递过手机,这甚至不是个问句。


吴亦凡将手机递过去顺势接过对方的,在他输入时瞥了一眼,跟刚才往别人手机里输的号码不一样,惊讶地咦了一声。黄子韬笑眯眯地抬眼:“私人号码呀。”


吴亦凡怔忡一瞬,而后自嘲般咧了咧嘴,默不作声地删了已经输入的几个数字,换成私人号码。


“你在这儿是不是还得待几天?”黄子韬问。


“对,后天有活动。”


“真好。”黄子韬没头没尾地回了这么两个字,转身将胳膊支在栏杆上撑住下颚,朝吴亦凡这边偏头,嘴角是向上弯的,不知是笑还是单纯因手掌的支撑动作牵动了脸颊。
  
  
  
我曾经无数次试想过重逢,是视而不见还是暗含硝烟。


没想到至今仍遗留着十九岁的后遗症,只挨近了就觉得安心。


真好。
  
  
  
他们依然不提过去也不提未来,明知即使全副武装也可能被狗仔抓到却仍乐于见面,有时候聊所有事情,有时候又什么都不说,一杯咖啡或红茶就能面对面坐上一下午。


见面的频率很低,他们不特意为对方更改行程,算来已经过了大半年,见面次数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


事情过去了太久,记者已经不再抓住一切采访机会询问他们的关系。黄子韬在微博搜自己名字,有时候会看见营销博拿他和吴亦凡做比较,评论里粉丝仍然争锋相对。


哑然失笑。


其实他们现在的关系没有那么糟糕,而过去,过去也没有那么好。


非要比较的话,黄子韬更喜欢现在。过去他有太多不切实际的肖想,青涩莽撞差点儿不顾一切地表明心意,可笑地认真幻想过未来,且笃定他们并肩站立足以抵抗外界诘难。


现在情形就简单的多,且不说他们安稳地止步于朋友,单看性别也够麻烦的了。AO是天作之合,AA令人担忧,至于AB——浪费资源,不稳定,不匹配,不会长久,这是大多数人的评价。


事实也确实如此。


发情期信息素的诱惑力远远大于虚无缥缈的爱情。本能啊,很难抗拒的。


黄子韬试图去想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无法抗拒地被吸引,是不是像凌晨收工后路边的烧烤摊,连续一个月高强度工作后的短暂假期,又或者,低头啜饮咖啡的吴亦凡。


吴亦凡着实被他的性别惊讶到了,黄子韬自嘲地耸肩:“我也没想到,不过性别对我来说不重要。”


还是吴亦凡认识的黄子韬。


黄子韬顺着这话题下去问吴亦凡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带着一点点私心和雀跃,语调却是假装不经意的平稳。


“你喜欢什么味道?”吴亦凡反问。


黄子韬抬手让他闻手腕的香水味,咖啡,茉莉,青橘树枝,酸甜发涩,即便浓郁也不刺鼻。


“嗯,我信息素就差不多是这个味道。”吴亦凡一本正经地评价。


“……不要脸。”
  
  
  
会面是忙碌工作中难得的喘息时刻,黄子韬偏爱甜食,咬着奶茶吸管整个人都漫出甜软气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吴亦凡晃神地想起曾经合作过的女星也有一位是类似这样甜软的信息素,工作时顺势暧昧了几天,不过到最后也没能发展什么,他兴致缺缺,对方也不纠缠,绯闻掀起的波澜恰到好处为作品造势。


思绪兜兜转转又顺视线落回黄子韬身上,对方也笑吟吟地回看,颊上居然有浅浅的酒窝。


“你是不是胖了。”吴亦凡说。


黄子韬拧眉瞪他,奈何嘴里珍珠还没咽下,等到嚼完才急忙开口反驳:“怎么可能,你才胖了。我最近都有按时健身的好不好,再过两个月给你看八块腹肌。”


吴亦凡显得心不在焉,顿了好几秒才回话:“那你少喝两口奶茶。”


如果这样甜软的气味是黄子韬的信息素就好了。


如果他是O就……


还是算了吧。


不知道得被多少人惦记上。
  
  
  
像是暗夜行路突然见到光,小心翼翼,呼吸都想放慢,为了将这一刻留得更久。
  
  
  
吴亦凡的视线越过黄子韬看窗外的行道树抖落两片树叶,再回神的时候面前人头一点一点的,支着脸的手一滑眼看着脑袋就要撞上桌面。吴亦凡伸手捞一下,惊醒了他,眯眼打一个长长的呵欠,呢喃道真好,看见你就困了。


吴亦凡愣住,再一瞧,他黑眼圈好深,见他昨日的活动照片竟然没能察觉,是被精致妆容和修过的图影响了判断力还是自己太不仔细。


本应早点发现的。


“这么困还出来干嘛,回酒店睡觉吧。”吴亦凡有点气恼。


黄子韬抿唇沉默了一下,示弱般地放软音调:“我没想到会打瞌睡……最近有点,失眠。”


他的新片被传言打压,排片和票房都不如人意,前些日子消停了些的大把黑粉借势再起,刚结束的高密度活动和演唱会也耗尽心神。


他们之间只隔这么一张桌子,周围甚至没有别的人,可是吴亦凡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走过去,靠近他,像四年前一样拥抱,告诉他没关系,不用一个人承担。


二十四岁的他的男孩不像十九岁那么单薄纤细,他示弱是不希望发生冲突,不是为了讨要一个拥抱和安慰。


可是吴亦凡那么想要亲吻他。
 
 
 
下半部分看链接


 


 


 


 


 


 


 


 


 


 


 


 


 


 


 


 


 


2017.12.18


我又重新看了这篇文。当初写的时候不满意,这次本来是想,如果看完还是觉得不好就删了算了,可是读完之后反而没当初那么不喜欢了。


不知道你们读的时候有没有感觉到纠结,下半部分是完全背离了大纲的,断断续续地写了几个月,对牛桃的心境变了,写不出大纲里的甜。所以在be和he之间扭来扭去,读起来可能不是那么顺畅,或许让人摸不着头脑,不过感情这东西可不就是这样的吗。


原本上下两篇是分开发的,前段时间我整合到一起,虽然有些舍不得评论,但还是把单独发的下篇删了。有一句评论印象挺深刻,大概是:“谢谢太太给了我们两个不太懦弱的人。”我当时没回,也没仔细想,因为对这篇文感到不满意,不愿意去想。现在才觉得她这句话说的太好。我想表达的大概就是这样吧。不再逃避,也不畏惧,不是年少的冲动和莽撞,却也并未被挫去棱角和勇气,他们并肩迈向未知的前方,即便当真不能坚持到永远,也完全是自己做出的选择。


设定AB原本是为了写就算性别不匹配也要因为爱而做得热辣又刺激的肉结果……唉。不过无论怎么为自己开脱,没有按照大纲发展、上篇铺垫的东西在下篇没有好好用到,作为文手来说确实是很大的缺陷,需要改进的地方太多,以后要继续努力。


如果以后有小伙伴有缘还能看到这篇文并且有什么感想或者建议批评的话,还是欢迎评论。


可能不会再写牛桃了,lof上还有一个短篇《废墟》,有兴趣可以翻我主页看一下。希望两个人一切都好,也谢谢大家的鼓励和喜欢。爱你们。bobo


  
  
  
  
  
  
  
  
  
  
  
  
   
  
  
  
  
  
  
  
 
 
 
 


  


  
  


谢谢你看到这里,掉落几个不是很好吃的小短篇(……



竹马AU HE


一个现背小片段,一点点肉


团时期一辆单纯的车


 

评论

热度(71)

  1. YOGERK牵马去河边 转载了此文字
    AB使我痛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