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GERK

卜岳||脑瘫||Drarry

【卜岳】【洋超】岳岳的party不许穿貂(ABO)木子洋篇

双璟

木子洋篇

“世界上有喜羊羊美羊羊懒羊羊沸羊羊暖羊羊慢羊羊
大家都不知道
还有一个最懂事儿的
叫木子洋
大家晚安,梦里见”
当我乐呵呵的说完这句话,准备关掉直播睡觉的时候,隔壁房间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看直播的人们像是突然打了鸡血,疯狂刷屏
“洋洋是在跟岳岳同居吗?”
“是岳岳发出的响声吗?”
“史上最般配AB好吗!”
诸如此类。

我:是不是他你们心里没点数吗?告辞。
然后径直关掉了直播,起身走向隔壁屋。

“knock knock, Do you wanna play a snowman~”
“不愿意,快滚”
。。。。。这个狗  比

我踢开门走进去,发现岳明辉正坐在高高的土堆上面听妈妈讲那过去的故事
……呸,坐在一个一米高的快递箱上,手里拿着几张设计图,地上是杂乱无章的布料扣子针线,左一堆右一堆,整个屋子像个大型垃圾场。

“让你进来了吗?给我出去!”
还没等我靠近他,这个人拿起手边的图纸就冲我扔了过来,我还怕踩坏他地上的东西,只好站在原地迎接劈头盖脸的图纸袭击。

“您老疯什么呢啊?大半夜叮铃咣啷的,你想干什么?拆房子吗?”我小心翼翼地走过去,生怕踩坏了地上的东西惹怒了这个祖宗。踢了踢他坐着的快递箱,捋起了袖子。

“明天就飞米兰了你还在这儿给我直播 骚 呢?别人家的名模都是高岭之花一言不发,你倒好,天天直播,动不动就,来朋友们双击六六六感情深点个收藏关注走一波,你看看你自己,有哪个拿过蓝血的模特跟你一样接地气的?”岳明辉从箱子上跳下来,翻着白眼看我,“大哥你是在为你再就业找出路吗?以后不当模特还能去快手跳社会摇唠社会嗑,月入百万不是梦,比当模特爽多了,对吧?”

“糟糕,施主不可泄漏天机!”我很是配合的甩起了脑袋,试图用社会摇唤醒岳明辉沉睡的良知。
“给你三秒钟滚出去。”看见他是真的不耐烦,我收起了吊儿郎当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就一场秀,别这么紧张。现在大环境这么恶心,网红都能拉上台走秀了,我怎么也不会给你丢人的。”
“还有,到时候你应该是刚好 发  情 期,记得多带抑制剂。”

我的舍友,岳明辉,堪称21世纪最会装 B 的人。
既会装 逼,也会装beta
双关,skr skr
我和他是六年前认识的,我那时候还是个学生,他已经是小有名气的设计师了。经过我同学的介绍,我认识了这个据说设计理念相当好的设计师。他能把理工融入了艺术,氧硅铝铁,方圆正斜,全部体现在他的衣服上。
我扎实的基本功和他出色的设计剪裁让我一炮而红,晋升为亚洲模特前50.

可见在学校还是要好好学习,好好上课,不然机会落在你头上的时候,你都没有能力去接受。

我们俩之所以同居,说起来非常尴尬,是因为我发现他在装 B。
在这儿再给大家科普一个谚语
Omega忘带抑制剂——装 B 失败

岳大设计师虽然艺术细胞发达,但在上学时却是不折不扣的理工男,又粗心又磨叽,丢三落四是常事,连抑制剂都能忘带,这种人心大的可以装下太平洋。

直到有一次在走秀的后台,他突然 发 情,整个后台的alpha险些被那甜腻的红酒味儿熏得晕过去,我眼都红了,生理反应让脑子变成一团浆糊,直冲着味道源泉——岳明辉就走了过去
岳明辉恶狠狠的推了我一把,一手掐着我的脖子,另一只手用设计师剪刀顶着我的腰窝,把我拉进了男厕所。

“其实我是omega.”
“我今天忘带抑制剂了”
“临时标记我一下,走秀因为我出现这样的事故,如果没办法正常进行,我今天就完蛋了。”
“……拜托,帮我一下。”

咬下去的感觉很好,可是他的表情却不太好。信息素交融那瞬间的感觉让我下身昂扬起来,我和他贴得很近,生 理无法控制的反应让整个厕所间变得尴尬,也让他的表情变得难看。

他把剪刀戳进我的腰窝,剧烈的疼痛让我瞬间回神。我非常尴尬的往后走了一步,却被他拉了回来。
四目相对,我倒吸一口冷气。

“李洋,今天的事儿如果有别人知道,你的模特生涯基本就结束了。”
“我能怎么把你捧上来,我就能怎么把你推下去。”

看着他浑身颤抖却洋装淡定的样子,我拍了拍他的肩膀,
“兄弟你不要紧张,咱俩这关系我不会说出去的,不过,我说实在的,装B的O我见过,像你这样的的O我是真没见过,你真的不应该试着装B,你应该装A。”
这句话像戳到了他的痛处,他突然晃了晃手中的剪刀。

“我 他 妈警告你赶紧走,不然今天的秀你怕是走不成了。”
“好的大哥没问题大哥,我立马滚。”

从那件事后,我们俩从单纯的合作关系便成了朋友,一起泡吧一起蹦迪一起喝酒撸串,有一次他来我家拿衣服,偶然发现我住的房子落地窗甚合他心,于是岳哥高贵冷艳的说;
“哎,李洋,把你窝收拾收拾给我腾个地方,我明天搬过来。”
“???????”
“有什么问题吗?嗯?”
“好的大哥没问题大哥,你说什么是什么。”

在去米兰的飞机上,我看着坐没坐相的设计师以及他兜里的三管不 明 液 体,长出了一口气。
“不是,兄弟 ,你知道你快 发 情 期了吧?”
“你 他 妈声音再大点?你是怕别人听不见是吗?”
“你就带这么几根去啊?有备无患懂不懂啊?你是想被欧洲男模 干 死 在米兰吗?大哥我不会保护你的,我打不过他们。”
“没事,我心里有数,我一直是这个量,剂量大了我怕会产生依赖性,再说你哥我意志力这么坚决,就没有我扛不住的事儿。”
“那剂量小了到时候控制不住你自己个儿,你就和别人做头发去了,啧啧。”
“你能闭嘴吗?再不闭嘴把你从飞机上踢出去”

我纵横江湖这么多年,从没想一语成谶这个词,会发生在我的身边。

.

.————————————————————————分割线——————————————————
这两章一起写就一起发了
在脱发的边缘试探
明天会写岳明辉篇和卜凡篇
我发誓这次是真的有车!

.写得仓促,欢迎捉虫

评论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