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GERK

卜岳||脑瘫||Drarry

[卜岳]有些故事开始就没错3

木白


——这就是我最初的梦



15
卜凡凡被告知要和另外被pick的八个人一起出发去拍赞助商的小广告的时候,有点兴奋,又有点不安。
这是他不知道多少回脱离四人的团队了。
自从来参加这节目后,他们四个人就没怎么能聚齐过,不是这个要去读信就是那个被拉去谈话。能像以前那样坐下来谈天说地或者练习的时间都没有。
其余三人不懂卜凡凡的悲风秋伤,纷纷在讨论这件事。
洋哥说他出息了让他把欠的100块钱还了,弟弟念叨着让买糖吃,岳明辉呢?岳明辉抱着他那把吉他什么都没说,似乎他不在意。

卜凡凡一边收拾自己的随身物品,一边偷瞄岳明辉拨动琴弦的手指,他不懂吉他,但也看懂了队长的心不在焉,便鼓足勇气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开口问:“队长你不指示指示?”
手指停止动作,只剩琴弦惯性地挣扎着。卜凡凡盯着那条微颤并逐渐失去活力的弦,联想起离了水拼命挣扎的鱼。

“不还有你都快爱上的蔡徐坤吗。”


都什么玩意儿啊。


16
岳明辉没去送一步两回头的人,打发了一刻也停不下来的00后去送他凡哥后就抱着吉他坐在李振洋床上发呆。
李振洋对此习以为常,踹了他一脚下床弯身在那箱药里翻找感冒药。
他们这群人,身体高毛病也多,要补的维他命从a排到k,坤音在保健食品上都花了不少钱。


李振洋参加这节目没多久就感冒了,整天没精打采的,岳明辉看在眼里总归还是心疼这弟弟的。“你睡衣拉上,感冒的人还敞这么开,秀给谁看呢。”

“这不只有你吗。”
“你这话说的,跟谁没有胸肌似的。”
“那是,岳叔,维他命c来一颗不。”李振洋正好翻到瓶维生素c,“正好预防传染,中年岳可经不起摧残。”
岳明辉接住抛过来的药瓶,捡了两片干吞。“记得他们回来之后也提醒一下。”
“行。”李振洋终于找到感冒药,直起身板靠着桌子吃药,“哎,跟你说件事。咱们换床位吧。”

岳明辉心一惊,手又开始无意识撩拨琴弦,“怎么了?”
“我是病患啊,每天晚上跟凡子在下铺腿打架怎么能好?他蹬腿那劲都能把我给踹醒。”
“……那让小弟跟你换?”
“哎不是,你怎么能把你儿子搁下铺?光线不好伤眼,咱这还等着个大学生呢。”


岳明辉还想推脱,比如让卜凡凡跟他换,或者他自己跟卜凡凡换,转念又想,不对呀,我怕什么呢我。


“你那黑色细绳项链挺好看的。”
“……成,岳扒皮,你的了!”


17
做模特的时候卜凡凡也拍过几条广告,这次的流程也不算陌生。
卜凡凡在等待上妆的无聊过程中想起了蔡徐坤,那个自己开玩笑说快要爱上了的蔡徐坤,眼神瞟了一圈找到了坐在沙发上的人。
卜凡凡看过很多长得好看长得精致的人,蔡徐坤也能算其中一个。



但他没有岳明辉的虎牙。


也没有岳明辉的胸肌。


卜凡凡下结论,还是岳明辉好看点。


广告内容不多,九个人在不大的录影棚里跳了一遍又一遍,最后一个镜头也过了之后才陆陆续续朝工作人员鞠躬致谢退场。


卜凡凡抓起自己位置上搭着的羽绒服,抖开瞧了好几眼才穿上。
坤音自己订制的羽绒服还算保暖,卜凡凡把拉链拉到最高,戴上帽子试图把自己埋进衣服里。
他的背后是白色的BC221,他的身前是拥挤的人潮,他有点想大家了。


他想他了。


18
卜凡凡拍完广告回来后对床位的调整没有异议,岳明辉也就接受了这结果。恰好节目组开始录制分组对抗的内容,他们四个被分到不同的组别不同的队伍,每天忙于练习回到房间倒头就睡,根本没时间留给岳明辉尴尬。


岳明辉在小组里依然是队长,负责协调整个队伍,而要短期内提升一支实力不算突出的团队,需要投入的心思太多了。
所以就算他每天按时吃维c还是操劳得上了火,下唇中央处烂了两个处,像被谁咬了似的,没少被人调侃。


“防住了感冒,没防住肝火,哎,老咯老咯。”
李英超本来在啜糖吃,听了他岳叔的话吧哒吧哒去翻维c和卜凡凡的护肝药,难得乖巧地递给岳明辉,“岳叔你吃。”
岳明辉看着会疼人的小弟,满是欣慰。招人疼的小弟在这认识了很多人,再也不是在小小的坤音里没见过世面的小弟弟,他开始说些他们没听过的事儿,口袋里开始有了别的哥哥姐姐塞给他的糖。岳明辉有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感觉,又觉得自己像个空巢老人。

小弟这样。
卜凡凡也这样。


19
分组练习那几天卜凡凡都没敢去想岳明辉搬到下床睡这事,一想脑袋就会白成一片,舞蹈动作不熟,rap不够满意,他便干脆每天练到极晚才回宿舍睡觉,踏进门后还不能乱看,门口至床位必须一步到位,否则别想睡。
这么熬着熬着,终于到了展示成果的那天,卜凡凡为了配合歌曲,还搭了件貂大衣。作为开场他有点紧张,离开候机室前下意识去寻岳明辉的眼,猝不及防对上了岳明辉未收起来专注的眼神。


——他在看我


这一认知让卜凡凡欣喜若狂,连之后的舞台表演都差点抛诸脑后。幸好仅存的理智让他控制住了想撒欢的腿。

要好好表现,要让他只看着我。


20
梦想跟现实有多远?


远到岳明辉的party开不了,远到李振洋的罗马到不了,远到卜凡凡穿貂赢不了,远到李英超想爱爱不了。

四个人,全军覆没。


卜凡凡想去找岳明辉,想摸摸他的头发想抱抱他。他的明月跌落至尘埃,他想去捧起信仰却如水中捞月徒劳。
他的队长未曾拥有过纤细的心灵,卜凡凡来这节目后只在岳明辉睡着后见识过他恬静的一面,浅色的金发搭在额前,随着呼吸上下颤动。似乎是练习累坏了,脖子上还带着细细的黑绳项链就入了睡。

那时候卜凡凡没能控制好自己。


21
岳明辉的伤,他咬的。





评论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