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GERK

卜岳||脑瘫||Drarry

【卜岳】【洋灵】以貌取人

贪玩懒月

注意:

非偶像背景AU;有私设;OOC是我哒

 

民警凡X教师岳

调酒师洋X警校生岳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ORZ

 

1.

       遇到岳明辉那天,也是民警卜凡第一天上班。


       坤音区的派出所并不好找。卜凡提溜着一枚煎饼果子绕了半天,最终还是迷路了。


       这会儿他没穿制服,只随便套了一件黑色的文化衫。正是七月中,太阳出来而黑色吸热,迷路的急躁给人火上浇油,让人满头大汗。


       卜凡撸了一把刚理的寸头,扎手。


       普通人手滑掉手机,也不过磕掉个保护套角,而卜凡192的个子——高海拔提供的势能,使得他的手机屏幕每摔必裂。前天他刚失去今年的第三个手机,这会儿手里只剩一部屏幕泛绿的老款诺基亚,不能上网更别提导航,用来拍脑门自杀倒是结实。


       他迷路的位置也是寸——正好是个尘土飞扬的城乡结合部。旁边那个小区居民刚一阵大闹,拆了小区里的移动基站,这会儿方圆一里地内荒无信号,也没法儿打电话叫同事来接。


       然而卜凡是个很灵活的人,至少他自己这么认为。他凭借身高优势四处看了一圈,正好看到墙角那儿蹲着个孩子。


       他把诺基亚塞回裤子口袋里,冲墙角里喊了一声。


       小孩儿一转头——原来并没蹲着,只是弯着腰。


       这倒也不怪卜凡。高个儿如他,上学时常有全班同学跪着上课的错觉。此外他在警校里发展出一点轻微的近视眼,今天没戴眼镜,大太阳底下更是看不清楚。


       卜凡不知道的是,近视加阳光,让他控制不住地眯缝着眼睛,两道浓眉也拧巴着,看着相当不面善。


       “小朋友,”他问道,“给哥哥帮个忙好吗?”


       问题问得没毛病,语气也相当温和,然而人类的幼体多为视觉动物,看着卜凡的脸在面前不断放大,小朋友很镇定。


       镇定了大约十秒钟。


       “……欸?不是,你别哭啊。你哭什么啊小朋友?”


       卜凡手忙脚乱地哄了半天,安抚效果非常卜凡,适得其反的反。


       “你爸爸妈妈呢?”


       小孩儿剧烈地抽噎了一下,没有回答。


       “你是不是也迷路了?我的天呢……”卜凡有点急了。他蹲下身子,把煎饼果子撂在一边,问道:“你要是找不到爸爸妈妈,那跟哥哥走吧?”


       他心里想的是,带这迷路孩子去派出所,总比把孩子放养在外边来得安全。


       这念头刚冒个头,身后响起一个不耐烦的声音。

       “干嘛呢?”

       


2.

       说话人是个穿着白背心的年轻男人。倒也是一米八几,盘亮条顺。这会儿他手插兜站在那里,满头金发扎成个小揪,在阳光下亮得晃人眼睛。


       卜凡站起来对视,啊不,俯视回去,发现那人抬眼看人时微微有一点三白眼,倒傲慢得很好看。


       “……你怎么把我儿子弄哭了?”


       “这是你儿子?”他问。


       “没错。”漂亮的青年冲他皱了皱眉眉头。他连发根都染成很浅的白金色。卜凡被明亮的色彩晃了半天神,才发现那人提着个垃圾袋。因为穿着背心,正好露出两条线条流畅的胳膊。其中一条上纹了个狼头,面积还不小。


       “这个点儿了,你不上班么?”卜凡问。纹身染发破背心,工作日上午哈欠连天地出来倒垃圾,虽然脸跟身材都不错,但是怎么看怎么是社会上的人。


       “这跟您有什么关系?”对方不客气地反问。他走过来把小孩儿拢到身前,就要走人。


       “等等,”卜凡问,“这是你爸爸吗?”


       小孩儿点点头。

       “那你妈妈呢?”


       还没等孩子回答,他“爸爸”倒不耐烦了。


       “您这问题怎么还没个完了?”金发青年说,“敢情是查户口的?”

       他顶着卜凡略显阴沉的目光把孩子往身后一护,又道:“要查户口往前一百米左转,那儿有个红色的小楼——一楼派出所,二楼户籍大厅。您要真好奇到那儿问去,别跟这儿消遣人。”


       这话算是相当不客气,但也正好给卜凡指出了一条上班的路。


       小孩儿扒在青年身后偷偷看他,虽然还是怯怯的,但哭声已经止住了。一大一小姿态亲密,倒真是一副父子的样子。


       虽然这小爸爸看着有点社会,但是当爹没有职业歧视。


       他心里有点微妙的可惜,不知道是可惜对方混社会,还是可惜对方有孩子。


       卜凡想了想,还是给人说了声“谢谢”,就抬脚上班去了。

 


3.

       岳明辉老师,深刻地感到有些后怕。


       七月中旬中学已经放了假。他前一天在发廊又漂又染,折腾到十一点半,今早自然醒在九点钟。


       他那位调酒师室友下了夜班回来睡得四仰八叉。大约昨天有什么大趴,以至于调酒师都喝了酒。


       而对方酒品一言难尽——岳明辉很宝贝的布艺沙发上,现在插了一把桃木剑,辟邪用的那种。


       他踹了两脚没把人踹醒,只好报复性地从对方衣柜里掏了个背心,恨恨地下楼倒垃圾。


       没想到正好看到煎饼摊摊主的儿子,被一个大个子怼在墙角。


       “……跟哥哥走吧。”


       没有前后文,他赶到的时候,只听见这么一句。


       人民教师的直觉让他心中警铃大作,没想到才喊了一声,那人就应声站了起来。这一下简直是拔地而起——这哥们不仅面不善,而且海拔高耸,面无表情地俯视下来——岳老师是教物理的,电光火石间还来得及计算一番仰角差距,立刻估算出那人比自己得高出十公分。


       他装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把小孩儿拢到身边。


       “这跟您有什么关系啊?”他说,接着又搬出派出所来震慑对方。看着不客气,其实心里虚得很——只怕对方突然长出一身貂来,接着暴起伤人。


       结果那人并没伤人。只是皱着眉头问了几个可疑的问题,最后还莫名其妙地说了声“谢谢”。


       等大个子走远了,岳老师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的手心浸满了冷汗。


       “岳老师……”身边响起一个怯怯的小声音。


       “嗯?”岳明辉这才反应过来。他蹲下身来把小孩儿搂到身前,温柔地笑着说:“你忘啦?应该叫我干爹。”


       “嗯嗯,干爹。”小孩儿软绵绵地说,“我好害怕。”


       “没事儿了。”岳明辉拍拍他的肩膀,“有干爹在呢。”


       小孩儿把小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好像注意到什么似的,问道:“干爹你胳膊上这是什么啊?”


       “……是哈士奇。”岳明辉脸上僵了一下,转瞬又笑得春天般温暖,“长得像狼,其实是一种很温顺的狗狗。”

 


4.

       被人从后面叫住的时候,灵超也迷路了。


       他在警校刚读完一年级,高中同学说要举办一个一周年聚会,地点选在了这家叫做“始皇”的夜店。


       如果他早知道这是一家夜店,大概根本不会来。然而灵超并不是那种,见识丰富到可以从名字上判断娱乐场所性质的人,所以他来了。毫无防备地来了。

       走进音乐震天的一楼,绕到盘根错节的二楼,穿过乌烟瘴气的回廊。他身边开始环绕各种微妙的目光。


       灵超有点不舒服,但其实也习惯——在和尚庙似的警校军训的时候,他已经体验过这种目光的洗礼。


       后来就没有后来了,在他在散打课上拿到最高分之后。


       灵超又饶了一圈,还是没有找到那个坐着高中同学的卡座。不知不觉间,身边的散客越来越少。他已经走到走廊的尽头,眼前是一扇小门,上面有两个字,好像是……


       “嘿。”有人在背后叫住他。


       他回过头去,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正看着他。


       当时灵超并不知道这个男人叫木子洋,也并不知道他的职业或是年龄。


       夜店的灯光总是那么暧昧。他唯一知道的是,即便在暧昧的灯光下,那人看着也相当高级。


       “你成年了么?”看到他的脸,那男人问,声音清凉而戏谑。


       灵超点点头。他下意识地掏出身份证证明自己的年龄。


       那人正准备接过去。灵超才发现,自己一时手滑,掏出的是自己警校的学生证——他又飞快地把学生证塞回口袋里。


       那人笑了。灵超盯着他的嘴唇看了一会儿,才恍惚地发现,这人好像穿的是制服。


       没错。剪裁良好的无袖衬衫,装饰着Q字母的小礼帽,他在一楼和二楼看到过穿着一样衣服的年轻男人。


       灵超并不知道这衣服意味着什么,只隐约意识到这是夜店中的工作。此外,他觉得眼前的男人把这身衣服穿得特别好看——其他人存在于暧昧光影里,这人是行走在画报中。


       “怎么混进来的啊你?”那人问。灵超听到自己说,我来找我的同学。


       “这里可没有你的同学。”他说。他站到灵超身边来,一点粉紫色的头发从礼帽里面露出来,微妙的煽情。灵超看到他胸前挂着名牌:Kwin。


       不是真名。


       “你是做什么的?”灵超问。他觉得自己好像在查户口,但是又控制不住。


       那人低低地笑了:“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啊,小弟。你又接受不了我的服务。”


       服务?


       灵超感觉自己的脸,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起来。


       对方细长的手指靠过来,很有耐心地分开灵超半握着的拳头,在掌心留下一颗奶糖。


       “小孩子不应该喝酒,应该吃糖。”他说,“乖乖的,回家吧。”


       声音仿佛有魔力一般,近乎哄诱。

 

6.

       “老岳!”

       “嗯?”

       “我今儿遇到一个极品?”

       “……真的?”

       “真的!”

       “你给人留电话了?”

       “我给人留了一颗糖~”

       “……?”


评论

热度(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