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GERK

卜岳||脑瘫||Drarry

【卜岳】金丝雀 中

坤音车底:

凡凡从小学鸡变老大的过程 下一次就是会套路他岳先生的老大凡了



卜凡凡跪在地上,看着岳明辉写的几条教训。

不能打架、打了就不能输、回来要和哥说。

第一项和第二项不是互相矛盾吗?卜凡凡这样想。

“你真的白长了这张脸。”岳明辉恨铁不成钢的说。

“哥,不如你教我怎样打架吧。”

“哈?”

这一声卜凡凡已经想像出岳哥哥当混混时候的样子。

不敢惹,不敢惹。



卜凡凡进入青春期后身长就一下子拔高,每个月衣服的尺寸都不一样,眨下眼就只比岳明辉矮一个头。

岳明辉百感交集。

这时候岳明辉要准备高考,没空闲可以帮要准备中考的卜凡凡复习功课,家庭教师又再次替代了岳明辉的工作,只不过卜凡凡现在每个晚上都窝在岳明辉的房间。

岳明辉不让他进来,他就趁岳明辉洗澡的时间溜进他房间爬上他的床,好几次岳明辉都被吓得差点一拳打过去。

“凡子你该回去自己房间睡了。”

“我自己一个睡不着,半夜又要来找你的话不如一开始就在这里睡。”

“我不介意咱们同个房间,你可以让人把你的床搬过来。”

岳明辉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卜凡凡的回应,他上前扒了被子就看到卜凡凡已经睡了。

......这小崽子,又来这个。


岳明辉对于卜凡凡太黏自己隐隐觉得不安,所以选大学的时候,特意选了在外地的大学,他没告诉卜凡凡这件事,只是通知卜家的人他做了这个决定,卜家的人一向不怎么理会他,因为他的一切动向其实一直被监视着,不用他通知他们早就知道了。

他马上要去报到了,在房间收拾行李的时候,卜凡凡正好来找他。

看着地上一个打开了的行李箱,卜凡凡好像被雷劈了一样定住了,他以为岳明辉会留在这个家一直陪着他,这是岳哥哥也要走了?

岳明辉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也定在原地看着卜凡凡,“我明天要去报到,嗯。”他还给自己肯定了一下掩饰自己的心虚。

卜凡凡看了他一眼,转身走了。

第二天卜凡凡也没来送他,岳明辉自己拖着行李坐车,带着卜凡凡最后留给他一个失望的眼神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

他来了大学之后半个月,手机便经常收到无声的电话,隔一两天就收到一个,他烦得要命便把号码存下来提醒自己不要听。

这个电话号码还给他打了两三次,他虽然没再接听但对这个骚扰电话非常感兴趣,觉得现在打骚扰电话的很有耐心,不完全统计这个电话已经给他打了不下十次。

有一次他没注意来电显示接听过个电话,他准备挂线的时候那边才悠悠地传出一句很忧怨的话,“...你干嘛不听我电话?”

他看了一眼已经被他改成不要接的来电显示,“凡子?”

“……嗯。”

隔了一段时间,岳明辉觉得卜凡凡的声线好像没有以前听到那种孩子气,“你最近怎样了?”

“不好。”

“发生啥了?”

“哥你不给我打电话,我和别人打架了你是不是也不理我啊?”

“哎、不是,这哪跟哪啊?”

“你什么时候回来?”

“还没有打算。”

“十月那几天没假么?”

“有。”

“回家,不回来我就去找你!”卜凡凡凶完他就把电话挂了。

岳明辉放下手机,缓了缓才把这个电话号码改成老弟,确认了学校放假的日期就订了车票回家。

他弟真的缺爱。

那时智能电话还没流行。卜凡凡每天给他发短信,周末给他打电话,要是得知有一个小连假就要他赶回去,同寝的人还以为他交女友,他也不好意思解释这是他弟,现在这种情况还不如当初就在同城上大学呢。

想想就头大。

他上了大学之后便开始要跟着卜家的人学习以后管理的事,他没忘记卜家的人带他回去的目的,他要当的是卜凡凡的左右手,还有替他出面处理那些事。

卜家表面风光,与之相反背后也一样黑暗,他虽然混混出身也见过一些场面,但真正被带到面前亲自接触那种感触真的不一样。

除了这些,剩下的时间还得应付卜凡凡。

每次卜凡凡见到他第一句都是围绕他体型。

“怎么又瘦了,真的是,岳明辉你没我了是不是不会吃饭了?”

“大学食堂不怎么好吃是真的。”

岳明辉回家卜凡凡便给他补身子,养两天不见长肉,回到学校又要瘦回去,可是补了总比不补好。还有岳明辉看上去很累很憔悴,脸上气色就很不好,卜凡凡让他陪着一起看电视,开场没多久岳明辉便搂着抱枕睡着了,但只要有人想接近一下他,他又立马会吓醒。

卜凡凡不知道岳明辉离开了他的视线后到底在干什么,就好像岳明辉愈走愈远了他想追也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跑。

于是他逃学了,买了车票去了岳明辉所在的城市。

这件事大概是计打架之后他干的最勇敢的事,为爱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程。

他没告诉岳明辉要来找他,而且他只知道岳明辉的学校位置和科系,曾经岳明辉给他提过他都记在心上了。

不知道岳明辉有没有像他一样把他说过的话记在心里了。

卜凡凡来之前就用电脑上查过怎样去大学,把路线抄进一张纸上放进胸口的口袋上,可是他一个小少爷哪试过亲自买车票,他排在别人后面靠着高过人的身高观察着前面那些人怎样买票,上了车全程盯着显示屏的站名,终于去到大学。

他见到人便拉着问认不认识岳明辉这个人,许多人被他的身高吓倒了立马摇头说不认识,单这个就困难重重了,他问了好几遍才找到了岳明辉的同班同学,然后被带到岳明辉的室友面前。

“你说辉爷啊?他下课不知道跑哪去了,可能是见女友吧。”

“女友?”

“对。”

岳哥找了女友的事他怎么没听说过。

“你是他谁啊?”岳明辉的室友随口问他。

“我是他弟弟。”

“弟弟?我咋没听他提过。”

卜凡凡现在长得比在场人都高,怎样看都不像岳明辉的弟弟。

出了学校,卜凡凡在学校门口对开的咖啡店等着岳明辉回来,他发了一条又一条的短信给岳明辉,一遍又一遍地想岳明辉去找女友没空理会他了。直到咖啡店要关门了,他还没得到岳明辉的回应,他对着大学门口拍了一张照片给岳明辉发过去,然后在街边坐下来,像极了无家可归的孩子。

他想以前岳明辉是不是也这样在街边受着寒冷度过一个又一个令人绝望的夜晚,起码现在他吃饱了有厚衣服穿,那时的岳明辉可能没有一顿饱饭。

哥哥你什么时候会发现我?卜凡凡盯着不远处那个大门。

原来只是过了一刻钟,他却觉得很漫长,岳明辉终于给他回电话了,那边紧张地问他现在在哪里。

“哥哥你来接我好不好?”


岳明辉到这个点才忙完卜家的事,刚打开手机便收到几十条来自卜凡凡的信息,他看到15分钟前卜凡凡还给他发了一张他大学门口的照片,那一刻就感觉自己心要停止跳动了,卜凡凡有气无力地叫自己来接他,他立即打了车往学校赶。

握着手机的手出了手汗,在手机荧幕上流下了像蒸气一样的小水点,现在他除了心疼就剩下紧张,低下头按捺手机键盘和卜凡凡保持联系。

他到达目的地了,看见卜凡凡因为寒冷将自己缩成一团躲在角落里,岳明辉真的松了一口气,幸亏卜凡凡长得凶神恶煞,没有人敢拐走他。

这下见面他没问为什么卜凡凡自己跑来这了,他拉着他先去了附近的旅馆开了一个房间。

“暖气够吗?你先盖一下被子不要冷病了,我去给你买点热的。”

“不用了。”卜凡凡不让他走,而且突然逮着了他的手将他压倒在床上,两只手就撑在他两侧控制了他的活动。

“干嘛?”

“哥是不是刚才和女友在一起?是不是讨厌我了?嫌我碍事?你的室友说没听你说过你有弟弟,只听你提过女友,你怎么没和我提过。”

卜凡凡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听得岳明辉云里雾里的,什么女朋友,他何时找女友了,他的世界和时间基本都被姓卜的占用了。

他这个弟是真的缺爱。

“他们说的是你吧。我没有交女友。”

“我?”

“你每晚给我发短信聊天,隔几天一个电话,周末也要我回去,你说哪个弟会这么缠人,都是恨不得他哥离他愈来愈远,你说你怎么回事?”

“我这不是想我哥了紧张我哥,我善解人意尽弟弟的本分有啥不对啊。”

“没有,你没错,能起来吗?”

卜凡凡躺在他身侧,一只手搂着他的腰怕他逃跑似的,他仔细检查岳明辉的衣服,发现他穿得颇为正式,他摸上去时衣服料子也不是差的那种。

“哥你刚去哪儿了?说实话。”

“……”

“是不是我爸的工作?”

岳明辉有些诧异,他以为卜凡凡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才会活得这么没心没肺,“你知道?”

卜凡凡点头,“在你以前我还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哥哥,我和他认识没过多久他就上大学了,我就没再见过他,不久之后哥你就来了。”

他小心翼翼地问,“能不能不去?”

这个问题反而逗笑了岳明辉,他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你觉得我为什么会被捡回来?”

“你都知道?”

“当然,难道我像你傻不拉几,当然了解过才答应的。”他翻身和卜凡凡面对面相视,“我的存在是当你的替身。”

岳明辉说得很坦然,坦然到卜凡凡想哭,他不懂为什么有人会接受这种交易,而且岳明辉还要对他这么好,他是个杀人犯。

真的把他当亲人当成弟弟疼爱着。

“因为你是个好孩子。”这是岳明辉给他的回复。

当晚卜凡凡抱着他哽咽,他一只手轻轻扫着他的背,“哎哟、好了。明天我送你回去。”

“我、我很喜欢你...”

“我知道。”

但你不知道这是爱情。

两人就这样抱在一起睡了,岳明辉先醒来的,时间尚算早,只不过他不知道卜凡凡打算怎样回去,就叫醒了身边这个人。

他睁眼看了岳明辉一眼,又准备闭上眼睛继续睡。

“别睡,你什么时候回去?”

“我叫了叔来接我...下午...”

岳明辉点点头,他把被子紧贴着卜凡凡身边按好,“你继续睡,我去买早点。”

“我也要一起......”

“那赶紧起来洗把脸出去,再晚要关门了。”

两兄弟裹着大衣来到附近一间早餐店,卜凡凡搓着手叫了两碗白粥,一笼蒸饺,一笼小笼包和两条油条,他回头问岳明辉够吗,要不要再要两个大包子吃,被岳明辉一句你付钱吗怼回去。

卜凡凡后脑翘起发丝显得又钝又呆,在别人眼里这就是不修边幅的恶霸,而昨天卜凡凡戴着的鸭舌帽被岳明辉戴着,因为岳明辉的头发比他更乱更炸。

“你眼睛哭肿了。”

卜凡凡听见后用手背揉眼睛,“没事儿。”

“凡子,你这次回去好好读书,别逃学了,你要想看我先给我说一声,我有空就找时间回去看你 答应我行吗?”

“嗯。”卜凡凡微微点头算是答应了,“那以后我来保护岳哥你。”

“你保护我干嘛?”

“真的,不要让我担心。”

岳明辉笑了,“妈妈很欣慰养好几年的崽子终于长大了。”

卜凡凡拍他的大腿,“我没开玩笑!认真点行不行?”

可是岳明辉仍然笑着眼看他。



又过了三年,卜凡凡亦已经上大学,岳明辉原以为他会跟着自己来到这个城市,可听见他要选在首都的大学的时候,瞬间觉得卜凡凡终于可以离开妈妈了。

他一个当爸当妈又当哥的渐渐觉得这个交易有点不划算。

“反正你马上要出国留学。”

“你为啥这么肯定?”

“……猜的。”

卜凡凡露出一点不舍的神情,“我要是放假我就来看你,你放假你也要回来看我。”

“嗯。”

每一次通话结束之前,卜凡凡都会叮嘱他注意安全,他总有错觉有些事情卜凡凡已经知道了甚至了解过了。


岳明辉代替他跟着卜家人出席各项活动已经有一段时间,于是渐渐所有人都把岳明辉当作是下一任的人选,卜家这一代只有一个卜凡凡继承,作为替身的岳明辉便成为了对家的目标。

岳明辉好几次从死里逃生,但卜凡凡一直被他蒙在鼓里,他也没打算告诉卜凡凡这些不光彩的事。

一次用作刷脸的宴会之后,他坐上了卜家安排的车回去。

他打开手机开始看卜凡凡的短信,短短几个小时卜凡凡已经发了十几条,他话有点多,但他知道岳明辉会仔细看完后给他回复。

突然司机对他说有人跟踪,然后车子便加速行驶了,原本应该是很安稳的车程,现在变成在车辆之间左穿右插。

岳明辉不知道该怎么办,毕竟事情发展不是掌握在他手上而是在眼前这个司机身上,他抠着手指头开始思考各种可能,要是逃得掉当然好,要是逃不掉被后面跟踪的人抓走了,会发生什么事......不是他现在可以想像的。

到底后面是什么人?出于什么目的追尾?他大脑开始疏理线索试图可以归纳出结果。

庆幸今晚车辆比较多,司机开车到市区之后就把车挡在后头了。

正当他们以为可以松一口气时,右方突然冲出一辆车将他们的车撞翻几转。

头晕目眩之后,他努力撑起眼皮,前方的司机没有反应了,他想自己应该要离开车子,可是全身都痛得厉害,他费了力气也打不开已经扭曲的车门。

他想起凡子的短信他还没回。完了,凡子又得哭。


岳明辉记得自己晕过去了,可是意识上并不想自己醒来,他怕醒了之后就得面对现实。

他也怕痛啊,虽然现在身体就足够痛了。

梦里他听见有人给他念书,这书内容是啥?

啊是双城记。

还是中文版。

“哥别睡了,我们一起回家行不行?”

谁叫我哥了,我只有一个弟。

“我看不懂你给我的书,等你醒了给我读吧。”

以前也给凡子一本原版的双城记,估计他那个破英文也看不完那本书吧。

“我学做你最喜欢我宫保鸡丁了,你再不醒来我要吃完了。”

缺德。

“哥我又逃课来看你,你知道了会不会骂我?”

小崽子又逃学?!妈妈怎么教你的!这孩子不骂不行,哎哟疼死我了!

“哥?哥?我去叫医、医生!哥你等等我。”


医生拉起了病床的围帘帮岳明辉检查,卜凡凡只得在外面等待。

“明天我们会给他做一个详细的检查,今日先休息一下。”

然后唰唰唰又把围帘拉开,瞬间又变得只剩下卜凡凡和躺着的岳明辉。

“哥...你记得我是谁吗?我是凡子,我是卜凡凡,你弟啊......”卜凡凡说这话时紧张得声线发抖。

陪岳明辉的这段时间他独自想了很多,如果岳明辉醒不过来怎么办,如果岳明辉忘了他怎么办,所以他预想了各种对应方法,可是面对岳明辉真的醒来了,他发现这些想像要是成了现实的话他承受不起。

不过岳明辉给他反了白眼。

嗯,是他岳哥没错。

“......下唇...咬破了。”岳明辉几天没说话的声带现在变得绷紧,他怕卜凡凡听不清他沙哑的嗓音,说话都得断断续续每个音发清楚。

“没事儿,哥你醒了就好,没事儿了,没事了。”

他重复说没事,说是安慰岳明辉,也是安慰他自己。

岳明辉稍稍抬起手,卜凡凡马上握着他的手问他想要什么,反应过激得把岳明辉吓了一跳,“好了,不用害怕,你哥还活着呢。”

还活着呢。卜凡凡心里不断回放这句话,他弯下腰在岳明辉的唇上印下自己的唇,把咬破后渗出的一点血液落在他没有血色的嘴唇上。

看上去有点妖艳,像以前的花魁只给自己唇峰涂上鲜艳的红色一样。

“对,要是你死了你就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了。”

“岳明辉,我不想只当你弟弟了,你什么时候能发现我?”

岳明辉愣了一会儿,“你故意选这个时间来刺激我是要我再昏过去吗?”可是他刚醒,现在没有睡意!

评论

热度(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