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GERK

卜岳||脑瘫||Drarry

牛桃/脑瘫 耳洞

黄子韬的耳洞已经差不多全部黏合了,留下一排小小的疤痕。

他不是故意让耳朵粘起来的,只是打这一排耳钉也只是多年前一时冲动,受了朋辈的影响,而那个故友也早在多年前就离开了他。

其实黄子韬也说不清那人到底算是他的什么。

不能说这段关系只是异国他乡的萍水相逢,曾在造星工厂里碌碌打拼的还有两个中国人,但没有一个人黄子韬能似待那位故友那般亲昵;也不能说那段关系是爱与恨的交杂,他们虽然坦诚得不分你我,连衣物都共同拥有,可若真是爱情,黄子韬又怎会忍受那人光明正大地在自己面前和女朋友在手机里卿卿我我?

说不清,即使黄子韬问自己,他也会被难得哑口无言。曾经亲密如恋人,隔着舞台都装不下那人的目光;如今却像是两个抱团取暖因却又因过度贴合而刺痛对方的刺猬般远远逃离。黄子韬也不愿深思那段紊乱如麻的记忆,那是他的软肋,他绝口不再提,带点子自欺欺人的意味。自欺欺人又如何呢?开心不就好了吗?

那只是一个烂了尾的故事,遗忘在过去就够了。







评论(2)

热度(18)